愛在吳哥窟精選. (59)  

 

 

 

斯斯個人很喜歡公視的人生劇展.雖然很多都重撥.可是都還是一看再看.

像今天要特別介紹的這一部斯斯也看過二次了.

每一次看都深受感動..不過今天不小心再看一次...

心情確是大大的不同....只因為我有去過柬埔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主角黃乃輝從小便患了腦性痲痺症.被親生母親棄養.

而由阿嬤帶大.然而阿嬤也在他十幾歲時離開了他.

劇中一開始是黃乃輝成年之後花錢要去柬埔寨首都-金邊取老婆.

去到當地之後.婚姻仲介的人帶著五六位柬埔寨的姑娘去給黃乃輝挑選.

誰知道那幾位姑娘看到黃乃輝的模樣都嚇跑了....

只剩下一位18歲的小姑娘...婚介的人看她沒跑.問她說妳不害怕嗎.

那位小姐沒理婚介的人.直接走到黃乃輝眼前說道:

[只要你給我錢.改善我家的生活.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黃乃輝傻傻的笑說:[妳說話怎麼這麼坦白.]

於是黃乃輝便帶著這位柬埔寨的姑娘回到了台灣.

這位姑娘就是-強娜威

不同的生活環境.種族.個性的倆人在一起真是吃足了苦頭.

之間強娜威也帶著先生黃乃輝回柬埔寨探親.

鏡頭有帶到柬埔寨的鄉下.也有吳哥窟.及當地人的生活環境.

跟我去到柬埔寨看到的生活是完全的一樣..

因此今天再次看此劇時.給我更大的震撼與感動.

以前我可能只是站在男主角的力場去思考.

但這一次我卻從女主角的角度去思考.

害我一邊看電視.一邊兩眼又不爭氣的流下淚來.....

有空的話大家真的應該去看看這一部劇.尤其有去過柬埔寨的人.

你們一定會跟斯斯有著此刻同樣的心情.....

柬埔寨真的是一個讓人又愛又傷心.卻從此不想再去的國度

 

.........................................................................................................................

 2008年06月11日又見太陽 「剛到台灣,給我最大心理壓力是和大我十九歲的乃輝走在一起時,常被人指指點點,哎呀,長得漂漂亮亮的女生,怎會嫁給搖搖晃晃的腦性痲痺患者?一定是來台灣騙錢的!我聽了很難過。我媽常說,別人可以為你勞力,但無法幫你勞心;我,只能自行承受這種心理上的壓力。每次打電話回家,都強忍著情緒告訴家人,我在台灣過得很好。來台灣半年,我回柬埔寨探親後,因仲介把護照扣住,讓我一時沒辦法再到台灣,結果台灣媒體一窩蜂一連數天守在我們台灣的家、堵住黃乃輝,柬埔寨新娘落跑了!現在,嫁來台灣八年,我不但沒有落跑,女兒靜慈也上小學一年級了,我和乃輝的爭吵仍然不斷,但我們仍然堅定守住這個家!」

——強娜威(2008)

 

「我所以想結婚,跟大部份人的單純的想法一樣,想擁有一個家。但我娶了娜威以後就後悔了。後悔的原因是我們每年都必須分離大約半個月到一個月;娜威在台灣的時候會想念她的家,期待每年的潑水節,也只有這個時候她才能回家,可是她回柬埔寨後又會想念台灣的家;最可憐的是我們的孩子,每年總得跟爸爸媽媽分開一陣子。能夠回家的娜威是幸福的;不少台灣家庭的公婆都視外籍媳婦是用錢買來的,怎能放她們回去?我可以容忍娜威每年都回去、把女兒也帶回家,但我們的爭執、婚姻危機也是這樣產生的。娜威大概是每次預備回家前半年就開始採購,用採購來思念鄉情,發洩鄉愁,採購完畢就一次把它帶走!每次娜威回去前,我們會有超過一個月的爭吵。吵完了,還得幫她打包。」

——黃乃輝(2008)

 

  「楊大哥,你上篇文章〈黑色之書〉裡提到正在為一個很難相處的人寫一本《又見太陽》的書,現在進行得怎麼樣了?」正要提筆時,宋夢琪自金門來電,「很難相處」一句,我自己不小心寫下的一句觀感,透過別人反轉回來,而且不止夢琪一人,現在竟聽得我有些哀傷了。

糖葫蘆基金會的執行長陳海宇給了我一個不知正確的數據,根據聯合國的統計資料,腦性麻痺患者的平均壽命五十歲。

黃乃輝,現年四十四歲。兒時因發燒過度成為腦性麻痺患者。暢銷書《心向太陽》傳主。全國十大傑出青年得主。

「這本書你如不能在暑假前完成,那我也不出了!」

「太陽天使」黃乃輝口中的這本書,我們暫訂為《又見太陽》。黃乃輝要我來完成它。可感是一本「焦迫之書」。

《又見太陽》前,其實烏雲滿佈、雷電交加。

那一個星期天,黃乃輝以「台灣新移民成長關懷協會」理事長、內政部外籍配偶照顧輔導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的身分赴約彰化縣新移民協會的「外籍配偶生活適應輔導進階班」結業式,我貼身採訪。三個小時的過程,有兩個場景令我印象深刻。

一是播出蔡崇隆導演、公共電視製作的《我的強娜威》紀錄片。黃乃輝與強娜威,這支片子被列入「移民新娘首部曲」,圓了婚姻夢的背後,卻「為了經濟問題,兩個人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強娜威必須幫助貧窮的柬埔寨娘家,黃乃輝想要保護自己的家,這對終身伴侶展開了一場跨國婚姻的激烈戰爭,這場戰役橫跨了性別、年齡、文化與階級的鴻溝。柬埔寨的公主與台灣的王子,甚麼時候才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我的強娜威》我驚異於七十分鐘的紀錄片,從台灣拍到柬埔寨,從柬埔寨拍回台灣,從一個女人拍到柬埔寨的岳母台灣生活兩個月以奇特的、會說話的眼神介入這個家庭,眼睜睜看著女兒與女婿的永無寧日;而那混血、聰慧、漂亮的三歲娃兒靜慈,竟是大人戰爭下最安靜的一個角落,「新移民」的下一代,未知的未來,反而是紀錄片中最可能藏在觀眾心底的強烈未來圖象。

口角衝突到高點,女人自罐罐中取出一把鹽一把味精撒在男人正食用的湯麵裡。嚥不下麵,黃乃輝那個一臉無辜相,為《我的強納威》留下不知該哭該笑的經典畫面。每日例行的戰爭後,夜深了,男人仍然要騎著那輛殘障人士專用的摩托車,出門到燈紅酒綠的林森北路酒店賣花,從景氣好一日可入萬元到景氣差一月賺不到兩萬元,但是,要維持這個家,花仍得繼續賣下去………。

紀錄片拍得比劇情片還戲劇化、還有故事性、還有演出張力。

叫好叫座的《我的強娜威》,公視一再重播;接著有二十多集的《不要叫我外籍新娘》,黃乃輝也是戲中一角;觀眾意猶未盡,《我的強娜威》的紀錄腳本再轉成《推開另一扇窗》,九十分鐘的人間劇場,公視即將播映。

「如果再給妳一次機會,妳仍會選擇嫁到台灣。答案是的請舉手!」

沒有人舉手。

「如果再給妳一次機會,妳不會選擇嫁到台灣。答案是的請舉手!」

沒有人舉手。

與男主角面對面、在場的彰化縣新移民協會五、六十位外籍新娘觀賞完《我的強娜威》紀錄片後,黃乃輝刻意用了點語言上的轉換技巧,想要測試「民意」。未敢表態的、沈悶與沈默的結果,其實就隱藏了答案。

這是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場景。

八卦山繞了半圈。結束了彰化行,與黃乃輝趕搭回台北的自強號第七節車廂內,前座,一對狀極恩愛男女不時回頭悄悄看著黃乃輝,還發出細細的交談聲,黃乃輝一辨聲音即知「越南的,又一個外籍新娘」;待下一次回望時,黃乃輝忍不住地主動寒暄,「怎樣,演得還好吧?果然,是黃乃輝演出紀錄片、劇情片的「粉絲」。一位台灣醫生與北越新娘,他們毫不掩飾說出常交心到半夜的深情跨國婚姻,但這位北越姑娘是來台灣念大學後認識同具知識水平的先生,「這個例子也值得寫,但不算是金錢仲介來的外籍新娘模式!」交談、留影,這對男女在苗栗站下車後,黃乃輝悄聲對我說。

自彰化上車後不久,黃乃輝即撥打電話給外出中的強娜威,表明下午三點半會回到台北中和的家,要她趕回來,接受我的訪談。車抵台北,兩人頂著一場傾盆大雨、淋濕了身子,趕到「水築館」十三樓的黃家。下午到晚間九時許,仍不見歸來的強娜威,但見可愛的靜慈與玩伴樓上樓下穿梭玩耍。「娜威:好好珍惜目前幸福家庭的一切。我真的累了。到時候一無所有。乃輝」,連番電話催促,還是等不到周日許是在外頭玩瘋了的強娜威;出門賣花前,黃乃輝忍不住在餐桌上留了張字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斯斯 的頭像
斯斯

斯言彤語-旅行攝

斯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